和荔枝fm功能类似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仙鼎的来历,具体的情况,张扬已经从炎东煌的口中得知。

此鼎,百年可指引一次。

这一次也就是一个问题。

问过之后,再想要询问,需要再有百年时间的积累才可以。

仙鼎如同一尊仙道级别的存在进行一次天机的占卜推演,在永夜历史上,仙鼎可算是独一份,别无分号。

毕竟其存在,就充满了各种巧合的缘故。

“本皇说过,让问,问便是。”赤皇高居皇座之上,冷眼看着发生的一切,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,面无表情,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想的什么。

张扬道:“看起来,对于永夜天是充满了信心。”

这也是诸圣想要问的。

对于诸圣而言,他们都未接触过永夜天,并不知道具体的如何,只知道永夜天迄今为止笼罩在浩瀚世界的上空,就意味着无敌,是不可破的。

但,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随着无头佛仙的出现,随着仙器的出世,也在告诉他们,永夜天不是什么都能搞定的,也有搞不定的情况。

白色内衣秀

赤皇淡漠的道:“永夜天是怎样的存在,让突破极限的想象力去想,都想象不到的强大,永远不会明白,挑战永夜天是多么可笑的事情,所谓的志气,勇气,豪气,在本皇的眼里,就是一句笑话,甚至这个人都像是一个笑话,所谓的那些辉煌战绩,在本皇这里,不值一提。”

张扬耸耸肩,并不奇怪赤皇如此。

一个甘愿给永夜天做走狗的人,哪怕是曾经的他是胸怀壮丽山河,眼里是星辰大海,仍旧在弯腰低头事永夜天的时候,再无这些东西。

他淡淡的道:“对于普通人而言,他们也永远不知道圣人有多强,无法想象皇朝圣地有多少力量,难以明白为何能够活千年而不死,可是,我听说赤皇曾经就是一个普通人,就是因为得到这么一口仙鼎,从而崛起,以凡人之身,成就无敌圣人,横推八方,打下赤炎皇朝偌大的基业,万载不倒,说来,着实让人难以相信,偏偏就是做到了,甚至似赤皇这般的人,听说有不少,当然了,在永夜之前,如此这般建立仙道的怕是也有很多。”

他这是与赤皇针锋相对。

然而,这不是辩论,而是论道,至少在场的人都是这般认为的。

主要原因就是张扬认为道无处不在。

一言一语也可以是道。

既然是道,那就是论道。

赤皇眸光冷冽,冷漠的道:“没见过,不会知道,也不会懂得,如果能活着走出这里,未来,也许会看到什么叫无边无际,什么叫做无垠世界,什么叫做绝望,生命有限,要在有限的生命去做无限的事情,那是多么的可笑。”

张扬道:“我曾听过一个故事,叫愚公移山,普通人愚公,要去移动两座高不可攀的大山,有智叟颇似赤皇这般嘲弄,愚公却说,我完不成,我的儿子可以继续,儿子不行,可以孙子,子子孙孙的代代努力,岂能挪不动两座山?赤皇觉得愚公之于高不可攀的两座山,和我之于永夜天,有何区别?”

赤炎圣殿内,鸦雀无声。

每个人都皱起眉头。

作为武道中人,他们能够踏入这里,就意味着各自都有各自的道,关于道,各不相同,但是殊途同归。

无论是想要建功立业,亦或者是要扬名立万,还是报仇雪恨等等各种因素,的强大,走的路,都是布满荆棘的,一路走来,也势必磨砺内心。

当这个愚公移山的故事入耳,总会有很大感触的。

尤其是一些圣人中有着巨大潜力去触碰仙道者,更是触动巨大。

现场冷寂足足片刻,赤皇才开口道:“一个无量境都不是的人与我探讨仙道,可了解仙道?可懂得仙道?可知道踏入仙道意味着什么?”

张扬道:“我只知道,我要走那条路,永夜天敢阻我,我就踏碎永夜天!我的道,在我脚下,无人可挡!”

赤皇冷笑道:“天若挡呢。”

张扬眸光灼灼的道:“那就灭了这天,一个不属于浩瀚世界的天,也妄图压我,可笑!我这双火眼金睛是用来瞭望诸天仙道的,不是让一块黑布遮挡的。”

“可笑,这就是螳臂当车,蚍蜉撼树,任凭给子子孙孙,能挡得住奔腾的马车吗?能撼动参天大树吗?”赤皇道。

张扬叹息道:“原来,那个曾经心里是壮丽山河,眼里是星辰大海的赤皇,真的没了;原来,向永夜天低头,是这样的,愿,尔等愿,我不愿,我不求顶天立地,只求一往无前。”

赤皇冷笑道:“一往无前的路,在这里将终止!”

“我坚信,仙鼎会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。”张扬道。

赤皇大笑道:“幼稚!可知道仙鼎的来历?仙鼎源自于永夜之前类似于天机圣地的一大仙道,连那仙道都被摧毁,仙鼎都只能在永夜天下的苟活着,焉能不知永夜天之不可破。”

张扬呵呵笑道:“永夜天不可破吗?为何他只能降下狂风暴雨表达对我的愤怒,而拿我没办法?”

“因为永夜天不屑,更不配,我亲临,都是大象面临对这蚂蚁。”赤皇道。

张扬低语道:“蚂蚁,世间力量最大者。”

声音不大,却传遍每个人的耳中,甚至内心深处。

赤皇差点拍案而起,他才发现张扬这厮似乎对于辩论不怎么擅长,因为有些明显可反击他的点,完全没趁势反击,但是一旦涉猎到道,很有点无懈可击的意思,浑然像个已经彻悟自身之道的老怪物。

愚公移山和蚂蚁力量,无疑是悄然间给予在场所有人的内心留下了一些种子,谁也不知道这些种子何时何地会发芽,生根,成长,开花,结果。

张扬没有再步步紧逼,他知道已经足够了。

人都是有野望的。

仙道,就是所有武道中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躲避的内心野望。

他不信,这群人就那么心甘情愿的给永夜天当狗。

张扬将四圣盟令交给冰玉颜。

由于两人是手牵着手的,所以冰玉颜是拿着血眼圣石的手接过去的,同时掌握两种东西。

此举,也引起不少人的目光看向他们十指紧扣的双手。

那里面是水晶兽骨,上面雕琢着非常强大的古传送阵法,也是他们前三次能够活下来的关键因素之一,当然水晶兽骨很大,两人双手合握,仍旧露出一点。

不少人冷笑,又看向张扬腰间挂着的已经满是裂痕的归一子母珠。

自从上次使用,被石天虎出手破坏,这两枚珠子眼看着已经没多少使用次数了。

于是,有人暗中盯上了归一子母珠,做好了随时发力隔空破坏的准备。

也有人盯上水晶兽骨,要破坏。

张扬和冰玉颜一起来到仙鼎前,准备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