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你更多草莓视频app

() saber为了掩护爱丽丝菲尔,直接用身体硬接下了远方疾射来的数发光束,毫发无伤。

“saber,没事?”爱丽丝菲尔担忧道。

“没事,这程度上不到我,那家伙远离了,从只用这种程度的攻击看,是打算引诱我过去。”

“是邀请我们?不过这邀请方式还真是没风度。”爱丽丝菲尔道,“那可得给予相应招待了。”

“如您所愿。”saber知道,如果那是对手主场,必然不利,但她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。

看着飞纵远去的saber,爱丽丝菲尔默默道:“走好。”

如果对方想要将己方引到对其有利的区域,那贸然上前肯定是有一定危险的。

但对爱丽丝菲尔来说,这场战争现在就算追求胜利也没意义了,只是为了切嗣的行动打掩护而已,让她对有想要用圣杯拯救国家的saber多少有些内疚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海滨公园东部,仓库街

一到晚上这里就几乎没人了,昏暗的灯光照射着街道反而更显出一片空虚的场景。起重机和集装箱整齐的排列在街边让这里形成半封闭空间,就算发生一定程度坍塌和爆炸,短时间也不易被外人注意到,进行servant之间的决斗正合适。

saber像勇敢接受挑战的决斗者一样堂堂正正从正面走进了中间的开阔地,但是眼前景象令人疑惑

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

眼前的人影完不像是战士打扮,一身长袍,应该是caster或者assassin,没亲眼见过其他servant的saber只能这么认为,不过既然光明正大,加上之前受到的是魔术攻击挑衅,那就不是assassin而是caster吧。

可是,这男人是打算战斗的样子吗?

男子在笑,那笑容像是见到了多年失散的恋人一样。

“恭候多时了,圣女殿下。”caster恭敬地低下了头说道。

“啊?”saber越发搞不清楚状况了,她作为亚瑟王接受过无数跪拜和低头,但不记得有这人,也不记得被称为圣女。

“我和你是第一次见面,也许是你什么地方搞错了吧,认错人了。”

“哦哦呜呜呜……是我啊!是您永远最忠实的仆人吉尔斯德雷啊!贞德!”

“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,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叫贞德的。”

两人不断进行着完平行的对话,概括起来,就是身份对不上。saber被错认成敌国(法国)圣女很生气,caster和“恋人”无法相认也近乎发疯。

“看来只是用嘴说是不行的了……你的心仍然还封闭着吗?贞德。看来如assassin所说,你已经疯了。”

“assassin在这附近?二对一吗?”saber更警惕起四周。

“卧槽,这法国元帅不能给力点吗?!”暗中躲藏的克劳恩皮丝心中抓狂着。刚才挑衅的双色光线就是出自她手的第三位阶魔法,没想着给saber造成威胁,但人家用身体硬抗都毫发无伤还真是着实让克劳恩皮丝受打击。

“我真是非常遗憾,我并不希望准备这粗暴的治疗手段会用上,但能够用上真是太好了。来吧,孩子们。”

随着caster话音落下,街边一个集装箱一面铁臂忽然倒了下来,一群面色呆滞的孩子们走了出来。来到caster跟前。

“人质吗!邪道!”saber愤然架起无影的圣剑。

“不。”caster打了个响指,孩子们恢复了神智,惊恐地东张西望。

caster:“你要怎么做呢?”说着,用手捏爆了一个孩子的脑袋,引起孩子们一片恐惧的呼叫。

saber:“放了他们!你若曾是法国的英雄,就和我堂堂正正单挑!”

caster:“那,高兴吧,孩子们,神没有抛弃你们,来救你们了!”

孩子们似乎意识到saber就是想要拯救他们的人,毕竟saber那闪亮的战甲比起caster的黑巫师服装确实显得正义多了。

他们哭喊着朝saber跑去。

“跑,不要回头,这里交给我。”saber戒备着caster,任由孩子们从她身边跑过。

然后,几乎包围的一刻,孩子们的体内同时喷射出一只只触手魔怪!扑向saber!一瞬间就堆满淹没了她!

至于孩子们……当然几乎没,只有一人身体依旧完整,因为那是

“干,得,好!”克劳恩皮丝抽出“必灭的黄蔷薇(gae buidhe)”,朝一瞬间动弹不得的saber刺去!

并不以杀害为目的,因为caster爱着贞德,若取要害,魔怪就会攻击克劳恩皮丝。

克劳恩皮丝能做的只有帮助caster制服saber废掉四肢,以此为合作条件。

“怎么回事,saber的未来?!”

只看见一大片模糊虚影。

克劳恩皮丝当机立断把预知眼一闭,一枪刺入saber左臂移动幅度最小的位置。

“当!”命中,但被saber用手甲挡住了。被魔怪阻碍视野和听觉,限制行动还能做出如此反应,可怕的直觉。

抽回,还没来得及刺出第二枪

“够了吧,比起争夺圣杯,我现在只想杀了你们,邪道!”

“风王铁锤[strike air]!”

狂风大爆发,大批触手魔怪连一秒都承受不住,一刹那被四散吹飞,撕裂,克劳恩皮丝也给卷到了空中。

“……呜,那股风暴中心有八位阶魔法的强度吧?!这还不是解放真名的技能呢!”

克劳恩皮丝没有受伤,只是处在风暴外围,还有一层魔怪当盾牌以及预防万一提前施加过防御和强化术。

“透明化[invisibility]。”克劳恩皮丝隐去身形,张开翅膀,飞到集装箱上,向四百米外的起重机看了一眼,上面有个人呢,克劳恩皮丝曾经见过一次。

“嗯?”克劳恩皮丝感觉那人好像在移动枪口掠过这边时候,注意到自己了?

干掉她吗?

还是算了,现在已经隐身退出战场,既然这里开始了大战,还是绮礼当初提出的作战重合只不过本来自己引诱saber来这里与之战斗,变成了caster负责战斗而已。

况且,正在灵体化立于路灯之上的archer先不说,rider啊,你这大块头直接往冬木大桥的桥顶上一站,当别人看不见你么?为什么还翻阅着一本一看就知道是在不正规地方淘来的闲书看啊?

静观其变吧。那人类应该不可能注意到自己才对。
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