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不封吗

关俊彦的魂魄远游是罗翠莲安排,到达目的地之前,他都只负责坐“飞机”,对于行进路线没有概念,大多数人也不会有概念。

稍稍观察四周,发现这里不像是修行之地,英魄问道:

“月神大人,这里是?”

“长白山。”

老牌名山,种花家知名度前十,穿越之前就想来看,可惜太远,一直没有时间。

“接下来是要在这里修行?”

“当然不是。某个‘老朋友’从三国交流会开始就不太老实,我希望他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,随便外出会有危险。”

被月神重点点名的老朋友,必是超越者无疑。

日本现在没时间到国外搞事,答案显而易见。

看来那次交流会,南棒子不仅输了脸面,更输了里子。

被月神和罗翠莲盯上,这波南棒子有难了。

不过——我喜欢,不愧是种花家。

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

“如果能看到‘危险’,我不介意就在这修行。”

“看不到的,如果‘老朋友’真的这么愚蠢,不可能活到现在,彼此心照不宣而已,走吧,我带你去阴阳家。”

“是‘回’阴阳家,我是云中君。”关俊彦纠正道。

“所以,你才会愿意进入‘幻音宝盒’。”

月神点点头,没有觉得意外。

幻音宝盒。

阴阳家传承的绝世秘宝,内蕴莫大秘密,与传说中的“苍龙七宿”有关,曾在战国末期和秦朝末年引起巨大动荡。

虽然阴阳家东渡后,秘密被破解,但盒子本身依旧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,与阴阳家的气运息息相关。

“罗濠应该跟你说过了,我最后确认一次,此行既是机缘,也是束缚,如果你追求大自由,大逍遥,它会在未来成为你的阻碍。”

答案,关俊彦已经对着罗翠莲说过一次,“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自由,我也没想过要百无禁忌,我这个人其实很懒的,现在的勤快,是为了以后享福,月神大人不介意多一个混吃等死的门人吧。”

“我当然不介意,师姐也会不介意。”

月神的声音依旧很冷,仔细听却能听出些许冰霜融化的笑意。

“不过有些人不这么想,明明是男人,却比女人还女人。”

◇◇◇

“阿嚏。”

一处山清水秀,如同世外桃源般的小院中,一身休闲打扮的男人突然打了喷嚏。

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,男人自语。

“一定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……能影响到我的因果,还让我生不出感应,只能是那个喜欢拿辈分压人的女人……麻烦,好麻烦。”

“麻烦也是你自找的,大前辈都没说什么,就你一个人瞎担心。”

一名梳着抓髻,却穿着运动服,古典现代混搭的女人来到男人身边,大大咧咧又娇憨可爱的样子多少有那么些非主流。

男人自然而然地伸出手,整理女人的发丝,柔声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,错误犯一次就够了,不能犯第二次,适当的谨慎是必须的。而且,不这么爱操心,也不会遇到你。”

“噫,你又开始了。”女人皱了皱鼻子,有些嫌弃。

男人笑意温醇,如同一坛陈年老酒。

平心而论,女人的容貌不算特别出众,但在男人眼中,这就是世间最美的风景,看过百年千年也不曾厌烦。

女人却不看他,抬头望天:

“来了。”

红色的杀生石碎片划破天穹,落到两人面前。

男人收回目光,开口道:“欢迎来到山海界。”

七魄之六,精魄浮现,双手交叠,刚要行礼,男人抬手阻止:

“先不急着见礼。以气运束缚你一事,是我的安排,你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
“得到必须要有付出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精魄的答案与英魄又有不同。

这一趟神游种花家绝对是最顶级的豪华待遇,见到的每一位都是传说中的人物。

但这份豪华的背后,也有一份算计。

这些大人物都有着大气运,与他们相处关俊彦自身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沾染这份气运。

这些气运固然能让他修行更加顺利,也会不可避免地沾上因果,如果关俊彦以后翻脸不认人,这些成就他的气运就会反过来成为枷锁,形成压胜。

个中缘由,罗翠莲在远游前已经说得很清楚,关俊彦理解,也接受。

灵魂如何先不论,日本国籍摆在那里,两国复杂的关系摆在那里,上几道保险很正常。

“关于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’这句话你怎么看?”男人又问。

“话没问题,不过‘族类’不是狭隘的民族,而是文化,是认同感。发自内心地以此此为荣,便是族类,不会生出二心。”

这不是关俊彦个人的想法,而是唐朝的国策。

凡写我唐文,说我唐语,心中认可我大唐之人,不论肤色,不论出身,认同我大唐文化者都是大唐的子民。

“果然是瞎担心。”

女人用胳膊肘捅了捅男人,男人顺势捏住不放,继续说道:

“你很坦诚。”

“因为前辈更加坦诚。”这种不藏藏掖掖,先把事情讲明,账算清的作风,关俊彦很喜欢。

“泱泱中华,有容乃大。”

“百川归海,心向往之。”

“话人人可说。”

“看行动。”

一起一喝,终于让男人露出笑意。

“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。我姓张名良子子房,兵、道、纵横、阴阳、堪舆、风水都有涉猎。”

“我是他的妻子水镜,没他那么多才,只懂得剑术拳术和一些机关术的皮毛。”女人夫唱妇随,“想好要学什么了吗?”

关俊彦弱弱地说道:“我可以选择全都要吗?”

水镜先是一愣,很快笑出声来,哈哈大笑。

张良笑得相对含蓄:“贪心不是坏事,我年少时也很贪心,心比天高,只要你能接得下,想学多少都可以,知识也是有重量的,如果你没有被压死,就轮到敌人被压死——这方面我很有经验。”

“关俊彦拜见张先生,水镜夫人。”关俊彦再无顾虑,正式见礼。

这一次张良没有阻拦,与妻子一同还礼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