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结婚

故老相传,濮水之南,青丘之山,有神狐之国。

相传西汉初期,人类在此建立县城,被神狐所扰,不得不将县城迁移至濮水之北,命名为离狐。

直至唐朝天宝元年正式更名为南华县,断续存在九百余年,神狐传说始终不绝。

青丘之国,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雘。

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婴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。见之则吉,令人不逢妖邪之气。

七魄之四力魄便落在此处,如今的地名是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,当地的壮膜、香肚、火烧非常有名。

只可惜关俊彦不是来旅游的,接待他的也不是人类,不按人类的饮食习惯。

一只妖鸟,长颈赤喙,羽毛艳丽,说话非常不客气。

“好大的狐臭味,还混着死尸的味道。当年是怎么说的,打死都不回来,死也要死外面,现在后悔了,想要落叶归根了?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关俊彦嘴角牵扯,看来妖怪里也有嘴臭的,好不容易才按下祖安大舞台,有妈你就来的念头。

妖鸟不依不饶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有意见你就说啊,你是那只母狐狸的姘头吧,是不是没长鼻子,闻不到这么大的骚味。”

“差不多就行了,老祖让我们来,是迎接客人,不是让你抱怨骂人。”

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

又有一只妖怪到来,这是一只很毁童话的妖怪,

通体赤红,人面鱼身——一条大鱼长着人的脸,不是上半身人,下半身鱼,很戳lsp的那种。

但这才是种花家最古老的人鱼传说。

英水出焉,南海注于即翼之泽。其中多赤鱬,其状如鱼而人面,其音如鸯鸳,食之不疥。

“见过赤鱬前辈。”如今的关俊彦,已经能用平和的心态对待各种奇形怪状的存在。

“我呢?”妖鸟哼声道。

关俊彦看了它一眼,呵了一声,没有下文。

“居然敢无视我,没礼貌的小鬼。”妖鸟瞬间炸毛,“看来你不仅是没长鼻子,更没张眼睛和耳朵,信不信我让你——”

“闭嘴。再管不住那张嘴,你自己和老祖解释,小友已经说出了你的根脚。”赤鱬先呵斥,又对关俊彦道,“小友别见怪,我这位老友就损在这张嘴上,没少因此吃亏。”

关俊彦笑而不语。

那一声呵,就是关键。

这妖鸟和赤鱬、神狐一样都是青丘国的妖怪,《山海经》中记载:“有鸟焉,其状如鸠,其音若呵,名曰灌灌,佩之不惑。”

有这张嘴不停第骂人,想被迷惑都很难,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狐狸精的克星。

以前闲着无事,和狐狸精闲聊的时候,没少听她骂鸟。

当时只觉得狐狸精是自己作的,现在看来根本是一丘之貉,一个巴掌拍不响,都不是好鸟,不愧是山南山阴的邻居,一个讨打,一个讨骂。

当然,狐狸精毕竟是自家的狐狸,关起门来打是一回事,在外面肯定是要维护的。

要不是只有一魂,杀生石的阴力也被罗翠莲以概念压制,关俊彦不介意动手,让妖鸟知道厉害——一只比半死不活的狐狸精还不如的死鸟,有什么好横的。

名为灌灌的古老妖鸟其实早就死了,比狐狸精死得还早,死后被大能者以秘法留下魂魄,成为青丘之国的祖地守护灵。

赤鱬也差不多,妖怪寿命虽然比人类长久,终究不是无穷无尽,堪不破超越关卡,依旧难逃死亡。更别说,赤鱬和灌灌对于人类来说是相当好的素材。

青丘古国能存续至今,十有**是托了那位大能者的福,至今都在镇守这片土地,为妖怪提供庇护。

也只有他可以驱使赤鱬、灌灌为关俊彦引路。

“两位前辈是青丘的老朋友吗?”

“谁和那个死狐狸是朋友啊,孽缘。”灌灌依旧祖安。

“我们是差不多时间化形的,不过她很早就离开了。”赤鱬依旧儒雅,“我们会先带你去狐族祖地,你将寄魂之石至于此处,我们会将残存的气运分润于她。如果她还在闹别扭,不愿意接受,你就告诉她,老家伙就剩下她一个,我们希望她走得更高更远。”

“一定转达,代青丘谢过两位前辈。”关俊彦躬身行礼。

“别,我宁愿和死狐狸对骂,也不要这样。”灌灌打了个哆嗦,“有时间,让她回来看看吧,狐族也好,妖怪也好与过去大不相同了。”

“会的。”关俊彦点头答应。

“这么干脆,你和死狐狸不会——”灌灌笑声刺耳。

关俊彦神色如常:“我猜不准她的心思,不过嘛,等我神魂归一,可以试试看把她绑回来。”

“对对,就要这样。”灌灌竖起一根爪子,“死狐狸就是欠打。”

“你也一样。”赤鱬没好气道,“你们两个添了多少麻烦,你们不知道啊。我就算了,习惯帮你们善后,老祖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”

“知道知道,我已经死了嘛,只能看门,以后就让死狐狸来还。”灌灌满脸得意。

“你啊。”赤鱬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关俊彦听着会心一笑,还说习惯孤单,这不是有朋友嘛。

“可否请两位前辈说说她以前的事,我还挺好奇的。”

“非要说的话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”

“死狐狸以前可嚣张了,知道离狐县吗?就是她干的。”

一人、一鱼、一鸟。

三道残缺不缺的灵魂沿着青丘古道一路向上,前往山南之地。

而在青丘之山的最高处,一位容貌俊美,雌雄莫辨的古老者,收回目光,背后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五色光华随着呼吸时隐时现。

罗翠莲的老朋友们都将目光集中在关俊彦的身上,唯有他不同,从始至终,他都只看妖族。

他曾为妖族兴衰,入世逆天而行,可惜最后功败垂成,自己也沦为他人坐骑多年,但他从未后悔过。

远在异国他乡的狐狸精残魂生出感应,双眼酸楚。

年少时离经叛道,没有谁可以理解她,唯有那位高高在上的老祖在她离开时说了一句话,让她终生铭记。

“天下虽大,其一人可往。”

是该踏出那一步了,自作聪明的秃驴,明哲保身的忍者,待价而沽的剑士,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算计?

“谏山黄泉,妾身与你做一笔交易。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