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黄瓜招待所老板娘

天上,烈日当头照。

无风无雨,很安静,哪里有半点永夜天出现的迹象。

这也引来一阵阵的哄笑。

更有灵霄楼上尺真一的嘲讽,他是故意的,用自己的力量传遍整个大夏帝都,是在狠狠的打击永夜天支持者们的信心。

“永夜天很为难啊。”

“如果打破大圆满的迷障,等于彻底废掉了这一限制,就会让浩瀚世界武道的发展送上最大的助力,伴随着浩瀚世界的复苏,武道的复苏,等同于助力浩瀚天。”

“不打破迷障,仍旧保留着限制,却是在扼杀永夜天支持者的力量,而我们,则可在苍莽大森林内突破,苍莽圣地当年以整个圣地的生命为代价,在毫无希望中,仍愿意留下苍莽大森林,就是给我们创造了机会,而我们会不断地强大,当大圆满的数量足够多的时候,那无形的限制也将注定被摧毁,而我们却已经无敌,永夜天的力量仍旧要被摧毁。”

“永夜天,左右为难。”

“永夜天支持,在坑害他自己;不支持,是在坑害他的支持者。”

“永夜天,是自私,还是伟大?”

尺真一的话,就像是一根根钢针刺入所有永夜天支持者的心脏。

这是要命的心理打击。

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

张扬嘀咕道:“尺圣啊,这是不懂得坑人,该狠狠的打击永夜天的支持者,干嘛还要为永夜天考虑,说他为难的话。”

尺真一笑道:“坑神,够狠的。”

张扬道:“要彻底撕掉大圆满的限制,最好的办法,是永夜天自己来,若是我们的话,可能需要几十个人成为大圆满,这需要的时间太长了,这就充满了未知,谁也不知道永夜天是否找到其他的办法,谁也不知道地下四大邪恶种族会否再有出世的办法,所以啊,我是真心希望永夜天帮帮他的支持者们,让他们强大起来吧,我们需要强大的敌人。”

可惜的是,这只是他美好的愿望。

永夜天根本没理会金清雪带着个人强烈情绪的嘶吼。

永夜天的支持者更是倍受打击。

也不知又有多少人为此而选择放弃曾经的立场。

一个不懂得守护自己支持者的天道,谁愿意支持?

没有人愿意送死的。

看看冰玉颜,看看尺真一,那就是永远无法战胜的存在。

看看张扬,那就是一个注定可以将自己的圣地,自己的盟友驻地都给化作仙道之地的,那就是机会啊。

相比较之下,差距太大了。

就在金清雪发狠,要不顾一切的怒喷的时候,遥远的东方,有乌云翻滚,有雷鸣轰隆,有巨大的面庞出现。

在那里,大地山河一片寂静。

唯有一道动人的金色身影悬空而立,仰望那巨大的面庞。

“永夜天出来了!”

“永夜天没有放弃我们!”

“我们仍能够成为浩瀚世界的主人!”

狂喜的欢呼声此起彼伏。

他们都激动了。

张扬,冰玉颜等人眺望,自然认出那独立在高空中的金色婀娜身影是谁了。

浩瀚始魔,秋意浓!

如今的秋意浓,内敛所有的魔意,回归了平常的姿态,宛如金秋女战神,可谁都知道,这是浩瀚世界永夜以来的第一尊魔。

“入我永夜,不受任何限制,可成仙,可入大寂灭仙界,可纵横诸天仙道,只需尊我为天。”

这是永夜天的许诺。

他对秋意浓的认可,直接超越所谓的不死七皇,已经死去的鬼神台第一代神王鬼王等等。

不止是成仙那么简单。

别人流露出担心之色,毕竟秋意浓的可怕众所周知,就算是强大如冰玉颜,也是全爆发之后才可击败她的。

只有张扬和冰玉颜相视一笑。

哪怕是理念相同,秋意浓都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朋友,何况是永夜天,而且是臣服。

秋意浓悬浮在高空,宛如金色的女神,完全看不到半点的魔之状态,她淡漠的道:“我秋意浓永远都是我自己,无人可取代,更加无人可以让我低头,,也不行!”

她态度坚决。

一个将骄傲融入到自己武道中的女人,她若是低头,那么她的武道就将崩塌,她的一切都将彻底的被摧毁。

现在的她才配得上那句话。

南疆金鼎秋意浓,绝代风华有傲骨!

她怎么可能低头?

别说是永夜天道,就算是诸天仙界更恐怖的天道,都要靠边站。

她唯有死,而没有低头之说。

“不愿成仙吗?”永夜天开始诱惑了。

仙道是所有武道中人无法抗拒的。

然而,秋意浓露出一抹讥嘲:“我要成仙,自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做到,无需别人相助,倒是,敢阻挡我成仙,必杀之!”

这下,永夜天恼羞成怒了。

本来好好的跑出来,给予他眼里早晚要被覆灭的世界中的一个蝼蚁一点甜头,就以为对方乖乖就范的,当年的太皇,赤皇等就是如此。

谁能扛得住寿命和仙的诱惑?

哪里想到,秋意浓完全不给面子,甚至还威胁他。

最关键的是,现在是什么时刻?

永夜天处于两难之地,破大圆满限制不是,不破也不是,还有支持者跪地恳请,更是当众要求的胁迫方式,他这时候找到秋意浓就是找突破口的,居然被当众打脸,当众威胁,怎能不怒。

“孽障,不知好歹,当诛!”

恼羞成怒的永夜天直接降下黑暗雷暴,要轰杀秋意浓。

“呵呵。”

秋意浓就给恢复了这两个字,然后就见她迈步迎着那黑暗雷暴走去。

一步,突破,上凌霄境初期!

两步,突破,上凌霄境中期!

三步,突破,上凌霄境大成!

四步,突破,上凌霄境圆满!

她居然走出了如同冰玉颜一般无二的道路,她更是展现出绝不逊色冰玉颜的能力,她的力量,境界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只是那释放出来的无量圣威都压迫的虚空颤抖,撕裂,让尺真一都看的眼角直跳,他想骂人,丫的才成为天下第一圣人没几天,现在可好,直接退到第三去了。

秋意浓成圣,也瞬息施展出浩瀚始魔身,她化身魔,是真正的战魔,更如同魔祖,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她在魔道的方面领悟那么多,比之前与冰玉颜终极一剑对决中还要强盛几分了。

她直接走入那黑暗雷暴中。

啪嚓!

就像是打爆玻璃一样,那黑暗雷暴,那黑暗天空直接被她贯穿,爆掉。

她悬浮在高空,眺望巨大的面庞,冷冷的道:“可破坏规则,我也想领教。”

永夜天真的要疯了。

这世界怎么了,是他统御万载的世界吗?这世界的人是他眼里的那些蝼蚁吗?是那些他要彻底覆灭的将死之人吗?

怎么一个个都跑出来敢挑战他了。

太可恶了!

再是愤恨,永夜天仍旧忍了,第一代神王都被灭杀了,再用不死七皇等也没意义,除非是真身降临,更何况,破坏规则,可是对于已经能够显现出来的浩瀚天是超巨大的支持啊。

永夜天愤怒的隐退。

他没做好是否打破大圆满的限制,只能“忍辱负重”的走了。

这给予永夜的支持者更沉重的打击。

张扬赞叹道:“傲骨魔身,金秋女战神!”